常见问题解答

水皮:下一个五年股市应该有新高的可能

发布日间:2018-05-16   浏览次数:

  2016夏季论坛今日在北京举行,在“股市的下一个五年”分论坛“圆桌对话--监管与发展”环节,华夏时报总编辑水皮先生认为,下一个五年股市应该有新高的可能,但这五年的过程,套用那句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中间一定有起起伏伏。

  水皮:抓紧时间,刚才两位说得挺好,而且给我们留了时间,我简单概括一下,国刚其实说了一个很要害的问题,中国有市没场,点到了市场的痛处。

  晓求所长指出了另外一个要害,监管究竟管什么?管指数还是管公司在二级市场的信息披露,操作是否规范。

  其实今天的主题就是股市的监管与发展,我看大题目给我们照了“下一个五年怎么办”,我总体感觉下一个五年股市应该有新高的可能,但这五年的过程,套用那句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中间一定有起起伏伏,这正好是今天我们可以展开讨论的地方。

  证监会换主席差不多五个多月了,两会之前春节后换的主席,最近我们看到监管动作还是比较频繁,主要集中在退市上,力度比较大,开了两个第一,一个是欺诈上市退市,另外一个是创业板退市,最近我们发现重组监管相当严,忽悠重组基本面临直接被叫停的情况。第三个,大家看出来,深交所直接出手遏制所谓爆炒,第三个涨停板就会出“特停令”(特别停止交易的指令),而且买多了就会接到监管。

  监管偏严,今天的话题是监管,请台上各位对刘主席的监管分享分享看法,因为也有一种说法,过度监管会不会影响市场的活力,会不会让“空翻多”失去了想像空间,监管不力挨骂,监管措施过细也一样面临各种指责。

  第一个要降低股市的投机性,现在的股市很遗憾的说实际上是投机性的市场,主要以短期的炒作博取差价为主,我们必须要想方设法让股市转型,从投机型市场转变为投资型,这是第一个观点。

  第二要降低股市的风险,25年来的中国股市至今为止依然暴涨暴跌,风险巨大。25年的暴涨暴跌之中我们看到每一次中国股市的暴涨都有大量资金从货币市场通过资本市场流入股市,因为股市本身的资金是撑不起这么大盘子的,中国股市每次暴跌都有大量资金从股市撤回到货币市场,所以要抑制股市的风险,首先要对股市资金的流向流量进行把控,比如去年股市为什么暴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场外不合理的配资,而场外配资资金的来源就是货币市场,甚至是最大金融机构的理财资金,通过伞型信托,通过其它公司的场外配资流入股市,而去年股市的暴跌实际上就是货币市场资金撤离股市采用的新的方式,就是强平的方式,所以使投资者承受了更大的风险,把现货交易变成了期货交易,买现货的股票可以血本无归。

  第三,我认为应该降低股市的“三高”,股市“三高”现象到现在一直没有解决,一直困扰中国股市,2012年“两会”期间我曾在人民大会堂做过一次发言,我们对“三高”现象引发的一系列问题都向“两会”代表做了报告,中国的股市有市盈率150倍发行的,二级市场股市市盈率几百甚至上千倍,大家想一想,这么高的市盈率可能得上千年才能收回投资成本,最少要七八百年,而全世界股份公司的历史都没有这么长时间,那么这个市场会有投资价值吗?所以必须要认真地做好降低股市“三高(高市盈率、高价格、高IPO募集资金)”的工作。

  第一,要提高股市相关水平,25年以来的股市,监管者的水平是提高了,但还不尽如人意,比如说我们监管者应该管什么,不应该管什么,这个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解决,按道理中国股市监管者应该管股市的违法犯罪,管信息披露,不应该管股市的高低,可到现在这个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另外,现在股市监管是“铁路警察”单一监管,去年的暴跌就暴露出来这种分业经营分业管理的模式存在巨大问题,所以我们监管水平提高包括我们要从单一监管走向联合监管。

  第二,要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是股市投资的基础,是最重要的,上市公司质量包括什么呢?大家都知道,首先是真实业绩要不断提升,要有成长性,例外要提高公司治理水平等等,这些就先不展开了。

  第三,要提高保护投资者利益的承诺,25年我们天天喊保护投资者利益,特别是保护中小散户的投资者利益,可是每轮暴涨暴跌以后的结果是什么呢?恰恰是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利益遭受严重损害,对这个问题必须要高度重视,实际上全世界各国证券监管的核心就是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各国监管主要的任务也是保护投资者的利益,道理很简单,投资者利益在市场中得不到保护,受到损害,大家没有投资的愿望,这个市场可能离破产就不远了。

  第四,要完善证券市场法规法律,现在《证券法》要修改,但一直到现在还迟迟未推出,特别是期货现在还无法运作,前年我就写过一个政协委员提案,“尽快推出中国《期货法》”,当时全国人大也请了一些专家进行商议,可是到现在又推迟了,期货历史和中国股市的历史不相上下,已经25年了,可一直无法运作,我们希望这样的状态尽快早点结束。

  水皮:贺强一上来就给我们泼了一盆冷水,他认为中国股市现在还处在去泡沫、去杠杆的状态之间,相信大家会有不同的看法,先请赵院长就这个话题说说你的看法。